岩棉复合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复合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汉景帝刘启最怕的女人是谁是薄皇后吗

发布时间:2021-02-03 11:38:42 阅读: 来源:岩棉复合板厂家

汉景帝刘启最怕的女人是谁?是薄皇后吗

今天小编为大家带来古代历史,汉景帝刘启,最怕的女人,希望对你们能有所帮助。

栗姬心胸狭窄,使气任性,其子刘荣却是个沉稳、谨慎之人。虽然年纪不大,可是刘荣却目光长远,心思填密,行事也中规中矩。所以,虽然对栗姬有些反感,但景帝对太子刘荣还是很满意的。刘彘要想等哥哥犯了什么大错被废,然后自己当太子,希望是非常渺茫的。幸运的是,不需要他自己花费心思,未来的丈母娘刘嫖是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做不成皇后的。

历史上提到西汉,经常会提到“文景之治”,其中的“景”就是指汉景帝。作为治世明君,汉景帝算是一个贤明的皇帝,并不软弱。然而,景帝有个最大的毛病—怕女人。景帝不堪栗姬的吵闹,立刘荣为太子,这就是他怕女人的一种表现。若换作是秦始皇,给栗姬十个胆子,怕也不敢在秦始皇面前哭哭啼啼。景帝一生最怕最爱的女人有两个,这两个女人也都因为景帝的怕而对朝政产生了重大影响,其中一个就是馆陶公主刘嫖。刘缥在汉景帝在位期间相当活跃,目的就是要让准女婿刘彘当上太子。她手中最大的优势就是景帝对他这位姐姐有求必应、言听计从。阿娇与刘彘订婚不久刘嫖就跑去向弟弟提意见了。她说:“皇上,听说你要册封栗姬做皇后?这可万万使不得!” 西汉初,高祖刘邦得了天下后,独宠戚夫人,还要废太子刘盈,立戚夫人所生的儿子赵王刘如意为太子。但是吕后为儿子刘盈请来了刘邦都请不来的“商山四皓”—当时天下最有名的四个老隐士。刘邦因此认为太子羽翼已成,最终没有将其废掉。

刘邦死后不久,吕后把戚夫人抓起来,先当下人使用。她让人剃光戚姬的头发,用铁链锁住她的双脚,又给她穿了一身破烂的衣服,关在一间潮湿、阴暗、破陋的屋子里。让她一天到晚春米,春不到一定数量的米就不给饭吃。接着,吕后又把戚夫人的儿子刘如意从封地召到京城,准备杀他。新即位的汉惠帝刘盈知道后,因为与刘如意感情很好,赶紧派人把弟弟接到宫里,与自己待在一起,使吕后没机会下手。直到一天惠帝清早出去打猎,刘如意睡懒觉没去,吕后乘机派人送去毒酒,把刘如意毒死了。汉惠帝打猎回来,见弟弟口鼻流血而死,正在悲痛,忽然有太监奉太后之命来带惠帝去看“人彘”。惠帝跟着太监来到一间厕所前,太监说:“厕内就是‘人彘’。”惠帝向厕内一望,只见一个人无手无足,眼内没了眼珠,只剩下两个血肉模糊的窟窿,身子还稍能活动,嘴张开得很大,却听不见有说什么。惠帝又惊又怕,一再问太监那到底是什么。

太监压低了声音,只说出“戚夫人”三个字。惠帝当场吓得晕倒,再问详情,原来吕后命人将戚夫人手足砍断、眼珠挖出、两耳熏聋、喉咙药哑,又命人将其投入厕中折磨。惠帝自此大病一场,卧床不起达一年多,痊愈后不敢再得罪他心狠手辣的母亲,日夜饮酒作乐,不久就死了。“人彘”是吕后首创,后来曾被武则天发扬光大。这种惨事,比得上封王的炮烙,听起来让人毛骨谏然。景帝被姐姐一说,惊得直流冷汗。他与栗姬多年夫妻,对其性情自然了解,很担心姐姐所说最终变成事实。与刘嫖见面之后,景帝特意来到栗姬宫中,试探地说:“联已立刘荣为太子,爱姬不久也就要成为皇后。如今联身体日见不济,万一有个什么好歹,大汉朝和联的妻子、儿女就都要托付给你了。后宫中的殡妃们都年轻,联的儿女又都年幼,朝廷后宫诸事纷扰,处处有危险,到那时候你可千万要帮我好生维护他们啊。”

栗姬心胸狭窄,脑子也不聪明。就算吕后那样心狠手辣的人,若是刘邦这样去问她,她也一定会赶紧应承下来,总不能心里怎么想嘴上怎么说吧?栗姬没有这样。她认为,景帝念念不忘那些狐狸精,实在是太气人了,于是立刻变了脸色,大发雷霆,不但不肯答应照顾诸姬和儿女,更连句好话都不肯说,当面就顶撞起来。景帝一看栗姬连当着自己的面说两句好话都不肯,心想自己要真死了,那些爱姬和儿女还能有好果子吃?当即勃然大怒,起身拂袖而去。

这栗姬的情商也不是一般的低。她见景帝甩袖子怒气冲冲走了,怒火中烧,再加上宫女们都看着,脸上挂不住了,冲着景帝的背影又哭又骂,口出不逊。景帝一字不落,全听在了耳朵里,又不便发作,憋气又窝火,心里这个疙瘩就这么结下了。不看妻子还得看儿子,再怎么说儿子刘荣没什么过错,因此景帝仍然没有考虑要废太子的事情。景帝自己忍气吞声不要紧,王姑心里着急,她决定一鼓作气、火上浇油,促使景帝狠下心来废掉太子。而被废的刘荣就倒霉了。他灿居临江的时候,做事一直谨慎小心唯独在修宅子的时候惹了祸。刘荣因为王宫比较狭小,起居不便,便想要扩建—虽然是废太子,可毕竞还是皇子,还是王爷,总得摆摆谱不是?可问题就在于偏偏王宫旁边就是他爷爷汉文帝的祭庙。刘荣修宅子本来没干祭庙什么事,可偏有刘缥安插的奸细,牵强附会地说刘荣要“侵占祖庙”,行那件逆不道之举,一纸诉状递到了景帝面前。景帝一想:这事得问啊!就命令中尉邪都审理此案。刘荣被抓到长安,都吓坏了。一个孩子,无缘无故被贬了,母亲又死了,好不容易修个宅子,又说侵占祖庙了,搁到谁身上谁也怕。

刘荣也聪明,知道这事得跟老爹透个信,好好说说,自己兴许就能留条命,于是就请求那都给他刀笔(古代在竹简上刻字记事用笔,有错字则用刀刮去,故称刀笔),好给老爹写信。偏偏郅都是个不怕权贵的主。你刘荣是皇子又怎么样?皇上让我审你呢,有什么话跟我说吧。郑都不仅不许刘荣写信,还把刘荣与普通囚犯一视同仁。还是窦太后的堂侄魏其侯窦婴后来知道了这事,派人悄悄送给刘荣刀笔。刘荣拿了刀笔,开始想不开了:郑都这么糟践我,没有父皇的授意他敢吗?而且,后宫里那些钩心斗角的滥事,刘荣虽然年纪不大也都清楚。他知道这件事的背后,肯定是有人要整死自己。看来这一次是必死无疑了。刘荣一犯糊涂,给老爹写信谢罪后,在中尉府上吊自杀了。

阿里斯顿燃气壁挂炉怎么补水

空调漏水修理多少钱

挂机空调制冷不制热怎么回事

全自动洗衣机为什么一直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