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复合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复合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个村庄给我的忧伤

发布时间:2020-06-22 12:06:46 阅读: 来源:岩棉复合板厂家

一个村庄给我的忧伤

没有人不爱自己故乡的村庄,尤其是当他从故乡出走多年以后,看多了外面世界的无奈就会更加怀念起故乡那个村庄所有美好的人和事,总是以为村庄依然像所有温暖的记忆一样没有改变,依然可以温暖着他沧桑的灵魂。然而当我欣喜地看着自己的村庄一天天地富裕起来的同时,它却也给了我难以言说的忧伤。

老家门前是一条小溪。记得那时候的溪水是多么清澈啊,水底的细沙和鹅卵石干净极了,还有很多小鱼儿在水里面优游自在。小溪的两岸高高的,溪面也很宽阔。小时候的我们经常在溪里面捡拾漂亮的白晶晶的石头,也经常拿着簸箕去把小鱼捞回家养在罐子里。小溪的两面都是农田,干完活收工的人们纷纷跑进小溪清洗汗湿的脸和裹满泥巴的腿,也会顺便从田里摘把青菜,在小溪里洗干净了带回家。那小溪还是洗衣服的场所,有时候一溜儿蹲着一群洗衣妇,欢快的笑声飘得老远。

我父母亲的姻缘,也是和这条小溪分不开的。那年我父亲还在新疆当兵,好不容易有个探亲假,就准备去相亲。在路上,看到我母亲在溪边洗着衣裳,竟然站在桥上看得呆了,结果,相亲也不去了,四处去打听母亲的情况。得知母亲还待字闺中竟欣喜若狂,第二天就带着礼物带着媒人前来提亲。回到部队以后,父亲坚持不懈地写信,终于精诚所至在退伍的第二年娶到了母亲。

可是,现在,那小溪充其量也只不过是一条肮脏的小水沟而已。两岸杂草丛生,底部积满了淤泥,使得它变得又浅又窄,拿腿一跨就能轻易地到达彼岸,水量也少得很,只稍稍地漫过淤泥,里面游动着大量不知名的细小的恶心生物。早没有人会到那里去洗衣服,更别说洗菜了,连最顽皮的小孩子也从不涉足那里。

给过我们童年无限欢乐的小溪已经一去不复返。每次回到老家,看着容颜不再的小溪,我的忧伤便从心里不由得滋生出来。

村庄给我的另外一种忧伤是某些人的改变。我曾经在自己的文章里满怀深情地赞颂过童年时的邻里关系。小时候,父母要下地干活,我们几个孩子就天天在村子里闲逛,在人家家里吃饭、玩耍。其中有一家是我们常常落脚的。他家有个儿子和我大概同龄,我们也曾经是小学的同学。那时,我们两家的关系好得很,我们喊他为叔,他们甚至无比珍爱地收藏着我父母的结婚照片。即使我们全家搬迁到县城以后,我们还常常回去看望他们。小时候他们对我们的好,我们姐弟三人也一直感念到现在。

要说改变,或许是从他的儿子有钱以后开始的吧。他的儿子,很早就辍学了,辍学以后去建筑工地干活,后来搞承包成了包工头,一年就赚下几十万。于是在县城里买地盖起了楼房,也买了一辆轿车。于是,全村的人们都发现他变了,变得那么骄横起来,那么势利起来。以前老远可以听到他爽朗的笑声,现在成天沉着脸,对谁都一副高高在上、不屑一顾的样子。好几次,我在路上遇见他,仍然喊他为叔,可他已经连应都不应我了,根本没瞧见我似的。——而谁能说,如此改变的仅仅是他一人呢?

沈从文在他的小说《长河》中,表现出来的不再是边城那样纯粹的诗意、素朴,他痛惜于“农村社会所保有那点正直朴素人情美,几乎快要消失无余”。我不是深沉的思想者,也无法达到文学大师那样悲天悯人的境界。所以,我只有徒留感叹,接受着我所热爱的村庄给予我的深切忧伤。

[憨鼠责编:阿九]

现金捕鱼

童装一件代发

品牌折扣尾货女装

街机电玩捕鱼